先生我们离婚吧第6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

  • 应用分类
  • 游戏分类

先生我们离婚吧第6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

作者:admin浏览数:2020-11-22 15:40:17

先生我们离婚吧

主角是沈屿观宋卿的小说叫做《先生我们离婚吧》作者寒山茶灼所著,先生我们离婚吧ABO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:八年婚姻,让宋卿从满腔爱意到遍体鳞伤。他曾记得沈屿观的爷爷八年前问他。你爱沈屿观吗?他回,爱的

沈屿观望向宋卿的眼神带著掠夺侵占,同时腺体分泌的信息素亦如异军突起,快速整齐的响令战歌,袭向宋卿攻城掠地。

“先生…”宋卿微不可及的颤栗,他低声轻唤,他的发热期还未到,可alpha的信息素向来都是轻而易举的,令omega丢盔卸甲。

不过短短几分钟,沈屿观释放出来的信息素就足以上宋卿臣服弯腰,迅速***发热期。

欲壑难填的燥热使他软了腿,脚下打滑,就往沈屿观怀里倒,沈屿观的怀抱与他本人大相径庭,温暖而又炽热,他情不自禁地抓紧了沈屿观胸前的衬衣,将额头缓缓抵住他的脖颈。

浓郁的桔香像一双无形的手,自上而下,将他周身尽数抚过。

“先生…”他唤出得重了点,希望以此能得到沈屿观的回应。

“这么迫不及待?”沈屿观勾起唇角,声音浸染了旖旎,却好整以暇的观著宋卿因信息素渴望不可得的模样,调笑道。

高高在上寸步未乱。

“我…”沈屿观从容不迫的样子,瞬间让宋卿记起了无数难熬的回忆,他红著眼,抑制不住的流露出恳求的目光。

恳求沈屿观别将他扔在这里,任由他被信息素折磨的面目全非,如蚁咬痒疼的触感,宋卿习惯了,也怕极了。

宋卿身体往下滑的厉害,沈屿观不由的伸手揽住,往上捞了捞,嘴唇若有若无的碰著宋卿的眉眼,他低哑的问,“你什么?”

“想…”床笫之欢艳词邪语宋卿难以启齿,就连简短的生理需要,他都要嗑嗑巴巴,结合热让他***难停,他抬起头,唇微微碰了下沈屿观的嘴角,“想要先生。”

温润干净的眼被渴望填满了,就变得勾人魂魄。

“小…”【拉灯词,意会】

沈屿观微微眯了眼,弯身将宋卿横抱了起来,任由宋卿惊慌失措连忙勾住他的脖子,步伐稳健的朝二楼卧室走去。

【天黑了】

沈屿观收拾干净了自己,熟练的从床头柜抽了一板药丢给宋卿。

宋卿留韵未散,但还是撑著身体坐了起来,将避孕药干著吞了下去。

沈屿观衣衫整洁,若不是胸前还有点褶皱,直接去参加会议都绰绰有余。

反观自己,遍体红印暖味的痕迹遮都遮不住。

一场没有感情的欢好,不过如此。

“先生,我回去睡。”宋卿捡起被甩落在地的衣服,披著身上识趣道。

沈屿观抬手将一直未脱下的衣服解开,嗯了声以示知道。

宋卿把自己留下的痕迹抹干净了,道了声晚安,转身踉踉跄跄的离开。

粘糊稠腻的感觉并不好受,宋卿回到自己的房间,直奔浴室,洗完却脑袋开始晕晕沉沉。

他脚下虚浮,东倒西歪的躺回床上,伸手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,摸到抑制贴,贴在了红肿隐隐渗血的脖颈上,疼的他脚趾卷缩瑟瑟发抖,可还是把抑制贴严丝合缝的贴了上去,一个简单无比的动作,却令宋卿流了满头冷汗,半晌从磨人的痛楚中回神。

信息素的味道顿时偃旗息鼓,直到房间里最后一丝广藿香被掩盖,他才像没了电的机器人,彻底沉睡。

翌日,太阳西山落,宋卿方悠悠醒过来,头晕沉的像是灌了铅,伸手探上额头,烫的惊人,起床吃了片退烧药,路过沈屿观的房间时,早已没了人,冷冰冰的半点温度都没有。

退烧药吃下,终于好了点,但四肢酸痛的让宋卿不想动,他把自己窝进被褥里,紧紧蜷缩在一方小天地里。

铃声哐啷响个不停,宋卿难得生起几分烦躁心思,直想捂住自己耳朵,最后还是敌不过坚持不懈的铃声,不甘心地从小山丘的棉被中伸出手,抓住手机,以后这首他钟爱的钢琴曲,可能要被拉入黑名单了。

他整个人蔫巴兮兮的看著手机,锁屏显示了未接来电,点开却是***扰电话。

他呐呐地骂了两句,正要把手机扔到一边,微信有条信息跳出来,备注是诈骗犯。

宋卿眼皮一跳,心道沈屿观至少有一年没给自己发给微信了,今个是抽了那门子风。

诈骗犯:“下午一点,门口见。”

明天爷爷生日,沈屿观说要来接他,还专门来提醒他,破天荒的体贴。

宋卿:“好的。”

沈屿观没回,宋卿手指无聊的往上划,再上一条消息,是他发的晚安,去年的五月二十号。

是他与沈屿观第七年的结婚纪念日,他单方面的记得,也单方面的想庆祝一下,都说能熬过七年之痒的夫妻,都会长长久久一辈子。

他早断了一辈子这种虚无缥缈的想法,只不过觉得算是个好日子,他想见一见沈屿观,同他一道吃个饭。

当然,沈屿观还是沈屿观,连敷衍宋卿的言语都没有,直接无视。

宋卿看著自己发的晚安,越发觉得自己这个人,真的是爱自讨没趣。

划过了晚安,再往上翻,他与沈屿观的聊天记录不算多,翻了五六分钟,就翻到头了,最早一条消息,是他们快要结婚了,他给沈屿观打的一通微信电话,他甚至还记得沈屿观当时接起电话,开口的那句话卿卿,温柔动人演技高超。

所有聊天记录无一例外,宋卿开的话头,结的尾语,刚开始的还有晚安早点睡有点忙,到后面尽数是嗯哦好,其中难得超过单数的还是一句,有事打助理电话。

在这句话之后,宋卿发的微信就寥寥可数,平均下来可谓以年的单位计算。

忽然,他划著的手,无意间点开了一条语音。

世界跟著一道静止。

宋卿的四肢就如被冰天寒地的冷意冻住,可回忆就像是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匣子,源源不绝的拼命的往脑子里灌著挤著,不肯放过一丝角落。

血流了满地在苍白的房子,无数黑影挤在一块,窸窸窣窣的狂欢著,一只又一只的手推向他,他无数次从楼梯上滚了下来,他尖叫哀求地想逃开,可一次又一次被抓住头发,回到了顶点,再一次滚下了下去。

他觉得喘不过气来,手忙脚乱的的按下了关机键,可语音很短,就二三秒,在手机屏黑了的那刻,刚好结束。

“孩子没了,对不起…”

濒临死亡般微弱的道歉声,明明嘶哑的不甚清楚,听在耳里却异常清晰,如同迷雾中直射下来的一束强光,直接穿透了宋卿的心脏。

他嘴唇刹那间苍白如纸色,抖得不成样子,浑身都疼的他拼命缩紧身子,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。

已经过了四年,他年年去祭拜,年年不曾落下,从泪流满面到不哭不闹,他以为他已经放下了,可原来不过自欺欺人。

八年来,他唯一一次真正动了离婚心思,是流产的那一段日子里,他怨自己没保护好孩子,沈屿观不爱他,却爱他肚子里的这个孩子。

他想放沈屿观自由,但宋家不同意,沈家也不允许。

“都说孩子会是妈妈的小棉袄,”宋卿颤颤巍巍的地从床头柜里拿出止疼药,吞了片,眼中无神轻飘飘地道,“怪不得这四年来,我觉得霜城这么冷…”

止疼药很管用,宋卿吃了下去,四肢渐渐回暖,侵入骨髓的疼痛也逐渐弱化,可他还是忍不住的用被子把自己裹得更严实点。

“你要投个好胎,别再这么倒霉的碰到像我这样的了。”

相关软件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